当前位置:首页 >> 厦门警讯 >> 外埠警情
“向死而生,革命的意志永不倒……”
发布时间:2018-01-04

(中国警察网)“我要先走一步了。抗癌之路我走得很艰难,我虽向死而生,无奈灯枯油尽,实在无力抗衡,不过革命的意志永不倒……”2017年12月24日零点刚过,湖北省宜城市看守所所长王世军在与癌症抗争305天后,终因医治无效,告别人世,年仅46岁。

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这位从警23年的老公安躺在病榻上,用手机写下了1551字的遗书,留下了他对公安事业的热爱、对家人的亏欠和不舍,读来让人潸然泪下。

担任看守所所长4年,单位年年获评省优

“看守所是我的第二个家,也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与感情。”遗书中,王世军这样表达对公安工作的热爱。

1971年出生,1994年从警,干过派出所民警、刑警,生命的最后4年奉献给了看守所。2013年初,41岁的王世军从宜城市公安局鄢城派出所被选调到看守所任所长。

2017年12月28日,宜城市看守所王世军的办公室里,只剩下空荡荡的办公桌和光秃秃的硬板床。自担任所长后,他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。

这4年,看守所一楼的监控室、值班室和监区是王世军待得最多的地方,平均每天停留十几个小时,巡视10余趟,观察了解在押人员思想状况,与他们交流谈心。

“在我们所,大家值完夜班后可以休息一天,但王所长从来不休息,他每次都是继续工作到第二天中午,吃过午饭才稍微休息一下。”看守所副所长胡进华告诉记者。

2017年1月25日,面色蜡黄的王世军感到浑身无力,不得不到医院进行检查。医生告诉他,应马上住院治疗。

但岁末年初任务多,身为所长的他一刻也不能分心,就拿了点药,硬撑着回到工作岗位。大年三十,他打着点滴,坐在监控器前,坚守值班岗位。

1月29日是正月初二,在妻子范海珍和女儿苗苗的生拉硬扯下,王世军到襄阳市中心医院进行深度检查,医生给出了立即转院的建议。在武汉同济医院,王世军被确诊为四级胆总管癌。

拿到诊断结果,妻子流着泪将王世军按在了病床上。

6月,病情稍微稳定,王世军又赶回宜城,挂着导尿袋、跨上自行车,直往所里奔。

在生命最后的4个月,王世军常常疼得直叫,住院时双手抓住病床头的栏杆,把栏杆都掰弯了,但他还是放不下所里的事情,每次疼痛缓解后,他就在工作群里向同事了解情况。

“他这个人做了一辈子的警察,却干了两辈子的事,工作上太拼了。”熟悉王世军的同事这样评价他。

在他担任所长的4年间,宜城市看守所连续4年被湖北省公安厅评为“工作成绩突出单位”。

“在我们老中青三代民警的努力与支持下,看守所的工作与面貌发生了很大的改观。”遗书中,王世军对看守所的现状感到欣慰。

让领导同事放心,让在押人员感到温暖

“王所长,我舍不得你呀,你让我知道自己糊涂,犯了错……让我端正了三观,现在找到了工作……”在王世军的墓前,原在押人员涂某烧完纸钱,长跪不起。

2017年12月28日,像涂某一样,先后有4名曾经的在押人员从湖北各地赶来祭拜王世军。

对同事如同兄弟姐妹,对在押人员实行人性化管理,是王世军为人处世的原则。

“他是所长,我是在押人员,可他对我就像自家人一样。”涂某言语哽咽,“监室的灯坏了,王所扛起梯子爬上去换灯泡;天热了,他给我们送冰块;停水了,他拖着重重的消防水龙头送水。这样的好人,怎么就走了啊!”

在押人员小徐,2015年刚被监押时情绪极不稳定,甚至用头撞门自残。王世军在医院看护他三天三夜,边端水喂饭边说服教育,坚持与他沟通,最终改变了他的心理状态。判刑入狱前,小徐给王世军跪下:“王所长,我出去后再偷就不是人!”

“大年三十的晚上,他不忘陪着在押人员,安排好节日饭菜,等他们吃好了才离开。我开始以为他只是对个别人这样,通过长期的工作了解,我发现他对每一个在押人员都很关心关注。”作为王世军工作上的老搭档,看守所教导员柴耀武说,“他能说出所有在押人员的姓名、监室号和被羁押缘由,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。” (下转第二版)

监管工作性质特殊,弦一刻不能松,王世军整天泡在所里,每晚12点都要在监区巡查一遍。“即使是我值班的时候,世军也是如此。”柴耀武说。

民警杨红艳回忆,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,王世军掏出1000元,让她买几箱方便面放在值班室。正月十六上班,她发现只留下了几个空箱子。“每年春节,我们都回家了。放假后来上班,看到买的真空食品没有了,就知道王所长这个春节又没怎么回家。”杨红艳说。

4年来,王世军团结全体民警,从值班备勤、安全管理、内务管理、警容风纪等日常工作入手,推出“一查二思三改”“九项铁规”等制度,查思想、查作风,排风险、找隐患、抓整改,确保了监管场所和民警队伍“两大安全”。

宜城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卫华分管监管工作。他说:“王世军对工作很操心,每次去检查工作,无论明察还是暗访,他都在看守所。把最放心的人放在看守所这个岗位上,王世军就是这样让人放心的好干部。”

柔情铁汉,弥留之际还有牵挂

“在此弥留之际,虽有太多的眷恋与不舍,但更多的却是内疚与对不起……”

王世军生前曾说:“我当了一辈子的警察,却对不起三辈子的人。”他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做儿子、做丈夫、做父亲的责任。

“作为女人谁不想丈夫陪在自己身边。我曾经很难过,为什么自己的丈夫和别人的不一样,总是在忙工作,总是见不到人。”王世军的妻子范海珍说。

起初她并不理解王世军的工作,在看到他点点滴滴的付出后才明白,他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家人。

“只要得空休息,他就一定会待在家里,打理好所有的家务。”范海珍介绍,深秋夜晚在街头散步时,王世军会将外套脱下,轻轻披在她的肩头;在家休息时,王世军总是闲不住,洗衣、拖地,是街坊邻居口中的模范丈夫。女儿寒暑假回家之前,王世军会把女儿的被褥装好、衣服洗好,买来女儿爱吃的水果零食摆在卧室。

因工作太忙,女儿高中三年,王世军没有去探望过。女儿高考没有考上理想的清华、北大,王世军感到很自责。“所以,他在遗书中一再强调,一定要女儿报考北大研究生。我一定按照他说的办,让他在九泉之下也能含笑。”范海珍说。

在王世军的遗书里,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愧疚、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惦念跃然纸上,让人泪目。

但细读这封遗书,记者读出遗憾,却没有读出后悔;读出沧桑悲壮,却没有读出自怨自艾。在生命消逝之时,王世军仍牵挂着工作、同事、家人;在最后一刻,还能豁达风趣地说:“兄弟我掐指一算,吉时已到……”

除了遗书,王世军只留下了两套警服和近20本荣誉证书。临终前,他告诉范海珍:“一不许抢救,二不许告诉女儿影响考试,三要一切从简,买块最便宜公墓安葬。”

“他就是这样的人,话不多,但做了许多事。在同事心中,他是个好领导、好榜样。在我心中,他永远都是一位好丈夫。”范海珍说。

 
 
收藏本页】 【打印页面】 【关闭页面
 
热点图片
便民查询
机动车、驾驶证综合信息查询
出入境窗口办证进度查询
前往港澳名定居人员名单
出入境窗口办证进度查询
身份证号码查询
更多>>